欧洲自由行——首选欧洲定制游指导品牌!今天是:

欧洲自由行

当前位置: 欧洲自由行 > 在线旅游 >

十年河东十年河西:海航系卖卖卖,其陕西生意如何继续?

时间:2019-12-21来源: 官网:http://www.27eu.com 遨游热度:

遥想海航系初入陕西市场的气魄和大手笔,反差着实明显。

四年前,陈小兵来到陕西。

几番“拉锯”,其以一手创办的旅游公司为筹码,入股上市公司易食股份,成为第二大股东,易食股份亦随之更名“凯撒旅游”。

其实无论叫什么名字,这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稳如泰山——作为海航系在陕西的重要资产,公司自2006年就已被其收入麾下。

然潮起潮落,没有人可以永远站在潮头。

随着海航系的“卖卖卖”,其在陕西的布局正急剧收缩——陈小兵一跃成为凯撒旅游的第一大股东,并晋升公司董事长。

与此同时,海航系在陕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供销大集,其部分股权亦被列入“卖卖卖”的大名单。

进退之间,海航系在陕西的故事,令人唏嘘……

01

海航系最近的一个焦点是,被旗下的供销大集追讨业绩补偿。

此次“讨债”的导火索,要从2015年说起。

当年,海航系旗下的西安民生,向包括海航商控、新合作集团在内的37名交易方发行股份,收购一家名为海南供销控股有限公司全部股份,交易价格268多亿。

为了给此次交易“保驾护航”,上述37家交易方里,有22家站了出来,给上市公司接下来5年间的净利都做了一个保证。

如果业绩不达标,这22家盈利补偿方将会作出相应补偿。

后来,西安民生更名供销大集,经营模式也从区域传统零售企业,转型为大型全国性商品流通服务企业。

但是,资本市场的那些事,谁又能真正预料到呢?

2016、2017两年间,这笔收购的红利逐渐释放,大家皆大欢喜。到了2018年,随着经营乏力与资金紧张,要完成高达22.98亿元的扣非净利已无可能。

仅在这一年,供销大集旗下百货就有46家关门。当年扣非净利12.28亿元,与诸位股东的承诺相差甚远。

今年6月中旬,深交所下发问询函,督促此事。两天后,上市公司向上述22位股东发函,要求其为当年的承诺“买单”——补偿上市公司股份4.46亿股,且返还现金分红约0.14亿元。

半年过去,眼瞅着迟迟不见动静,深交所看不下去了,于本月上旬再给这22位股东发去关注函,为上市公司“讨债”。

但这些股东,如今却“有苦难言”——其中21名股东所持上市公司的股份,均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。

非不愿,而不能为也。

用供销大集工作人员的话来说,所有质押股票的股东,应该是出于融资之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按照此前披露的信息,供销大集今年前三季度亏损逾9000万元。22位股东今年的业绩承诺,大概率也是完不成了……

02

股东们还债难、上市公司经营亦难。而这,只是海航系如今两难处境下的一个缩影。

在公司盛景期间,海航系四处撒钱,资产可谓遍布各处。仅在陕西一省,便有两家上市公司,供销大集是一家,还有一家名为凯撒旅游。

这两家公司的前身皆为陕西本土企业,供销大集前身为西安民生,凯撒旅游则为宝商集团。分别于2003年和2006年,随着海航系的巨轮滚滚而过,两家上市公司皆被其收入麾下。

先说西安民生(即供销大集)。

西安民生成立于1959年,拥有60年历史,是西北商业“老字号”。控股权易主的前十年,虽然摊子不断铺大,利润却并未见明显起色。直至2015年,巨资收购海南供销大集全部股权后,营收直冲百亿,最高曾飚至近280亿元。

再看宝商集团(即凯撒旅游)。

宝鸡商场集团,由1956年成立的“宝鸡市经二路百货商店”演变而来。1997年宝商集团在深交所正式上市,成为宝鸡乃至陕西商界的骄傲。

那是一代宝鸡人的记忆。

然而,上市第十年,宝商集团也易主。

2006年,海航系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,公司股票名称先后变为易食股份、凯撒旅游。

当然了,航空大咖陈峰等高管掌舵下,海航系的业务布局,少不了航空资产。陕西本土的长安航空等,以及落地空港新城的现代物流等,也归于海航系麾下。

其触角,已伸向陕西多个领域,一时风头无两…… 

03

只是,时过境迁。

如今,像海航系旗下的海航商业,被供销大集“追讨”业绩补偿却面临股权冻结而束手无策,怎不令人慨叹。

回想海航系崛起之快,以及那股气势,依然历历在目。

1993年,海南岛房地产崩盘。天涯、海角、烂尾楼,成为三大奇观。也是这一年,海南岛还发生一件大事:海南航空组建。

“一穷二白”,或是海航组建之初的比较贴切的状态。

但是没有难倒陈峰。

海航掌门人陈峰,几乎以一己之力,说服索罗斯投资海航,让海航有了喘息的机会。

此后二十多年,借助娴熟的资本运作,海航系一路“买买买”,滚雪球般快速扩张。

其业务板块,也从航空运输业务,拓展至航空、酒店、旅游、地产、零售、金融、物流等多个业态。

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

资产规模的持续扩大,往往伴随着负债高企,由此为资金链紧张埋下隐患。前几年激进扩张的巨头们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壮士断腕,或者说“瘦身”的,不只是王首富,海航系也走上了这一步。

2011年起的那段时间,海航系曾累计关停并转一批企业。近两年出现的资金困局,也让海航系压力不小,已先后在各地抛售诸多资产。

在海航系这艘巨轮转向的背景下,其在陕西的业务和资产被瘦身,似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只不过,无论是财务投资的主动退出,还是因资金压力的被动转让,相较巅峰时期,海航系在陕资产已“瘦身”许多。

遥想海航系初入陕西市场的气魄和大手笔,反差着实明显。

而这一进一退,意味深长……

*本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,作者:香菱、张素书,原标题:《海航的陕西生意如何继续?》。


360搜索:十年河东十年河西:海航系卖卖卖,其陕西生意如何继续? 查找更多相关信息!


Google Search:十年河东十年河西:海航系卖卖卖,其陕西生意如何继续? Find more information!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