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自由行——首选欧洲定制游指导品牌!今天是:

欧洲自由行

当前位置: 欧洲自由行 > 旅游目的地 >

刘德谦:既来之,则安之,一生甘做“孺子牛”

时间:2019-09-03来源:网络整理 欧洲自由行 官网:http://www.27eu.com 遨游热度:

【品橙旅游】刘德谦的一生,是顺水推舟融入旅游研究的一生。那个曾经想着当农夫的天真孩童,那个以为自己会与中国文化史相伴一生的青年,当初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被命运安排进入了“旅游”学界。

liudeqian190902c

“现在有点遗憾的,是我没继续进行中国文化史的研究;当时已有一些心得,也开始略有成绩了。”2019年夏天,当82岁的刘德谦说到人生吊诡时,不无遗憾地说。窗外蝉鸣阵阵,时光倥偬而去。

liudeqian190902a

时代改变志向:筚路蓝缕的“办刊”生涯

进入旅游圈的起点是1982年,刘德谦调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分院担任教师,他开始主讲“语法与修辞”、“古代汉语”时,学院门口已经挂出“北京旅游学院筹备处”的牌子。

1984年,北京旅游学会(改组后的“北京旅游经济学会”)邀请刘德谦等人帮学会创办杂志《旅游时代》和《旅游论丛》。

“我们当时又组稿又编辑,还找了许多名家来写稿,如《辞源》执行主编刘叶秋、中华书局著名编辑周正甫。大家干得热火朝天,几个一起干活的都是北京旅游学院的中年教师。一次,我一边干一边随口说,‘就凭我们这样玩命干活,北京旅游学院完全可以自己创办一份刊物。’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这个话很快就被反映到学院领导那里,没有想到开明的院领导竟然决定,要创办学院自己的学报《旅游论坛》。”刘德谦回忆。

liudeqian190902e

1986年,《旅游论坛》开始出刊,并着手申请刊号“《旅游学报》(季刊)”。1986年底,正式刊号批准下来了,《旅游论坛》要改名为《旅游学报》正式出刊(到1987年实际出刊时,改用了《旅游学刊》的名称),国内外公开发行。因为编辑人员的不足,学院命令式地安排刘德谦到《旅游学刊》担任常务副主编,主持全面工作。虽然刘德谦还想继续自己的文化史研究,但是组织的任命仍然是无法违背的。谁知,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

“我的人生,很多次都不是由于自己主动选择的。在传统教育下的我,能够做的,就只能够是问心无愧地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。”刘德谦说。

在积极组织稿源,极力提升稿件质量的同时,刘德谦努力克服着编辑部人手不足以及纸张、印刷、发行、资金等等诸多困难。在他和编辑部的坚持努力下,《旅游学刊》终于发展成为了中国旅游学界业界的重要学术刊物,除了开创了多个“第一”外,也成为了旅游界唯一一本学术核心期刊。

刘德谦在创刊过程中,也努力做着很多尝试。例如其开创的“中国旅游发展笔谈”,就以其短小精悍、敏锐开放的风格深获读者的好评。那时,这一“千字文”的专栏,是向所有作者平等开放的,发布学界、业界、管理层和普通民众的及时感知和评议,探讨最新出现的问题和现象,也涌现了一批年轻的作者。如现在知名旅游学者厉新建教授,那时在向这一专栏投稿时还是一名在读大学生,“他当时就写了一篇建议设立‘旅游警察’的笔谈,二十几年前的事了,到这几年才得到更多人的共识,也应该说是‘先知先觉’吧。”

可是后来的“笔谈”却越写越长,风格也变了,一定程度上也使得其学术和行业的灵敏性削弱了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除了“笔谈”,《旅游学刊》开辟的各省市专题、国家旅游局及时的新闻公报和统计简报等内容,都广受好评,与商业企业的合作也体现了其灵活的办刊思路,在当时学术刊物中算是一种创新。

在审稿过程中,重质量的“认稿不认人”原则的落实,也让刘德谦得罪了不少同事、朋友和学院领导。人事关系是很难处理的,做具体工作的普通编辑,也不得不把这个“罪名”全部推在刘德谦的身上,他也就只好认头了。关于组稿,从早期到别的杂志去“挖作者”,到后期从投稿作品中好中选好,再到约稿,刘德谦及其团队也费尽周折。尽管后来《旅游学刊》名气已经起来了,用稿的数量是不愁了,但依照刘德谦主持认定的编辑部用稿标准,符合要求的精品稿件仍然不算很多。


360搜索:刘德谦:既来之,则安之,一生甘做“孺子牛” 查找更多相关信息!


Google Search:刘德谦:既来之,则安之,一生甘做“孺子牛” Find more information!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